0

就很不明白 有些人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有优越感到拿一些很羞辱的事情开别人的玩笑
全都是恶意 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出于善意
好讨厌这样的人 可他们已经遍布了我的周身 四下全部都是乌烟瘴气
不要告诉我全国万众瞩目的中学学生水准也不过如此 这和我想象的偏差已经持续快要三年了
大概一辈子都会憎恨这个班级吧

.第一次尝试写一个不叫文的文,没有经验笔法也不够成熟,欢迎各位斧正o
.黑白 Expres相关
.有一些私设!
云彩一如既往地飘摇,天地被涂抹了一层铅灰,怎么擦除也无济于事。
玫伊在采花,她想编制一个最好的花环。
山峦连绵起伏,本应有林木布满的群山却被凌乱的花雨布满。山脚下绚烂的花儿开得茫茫,即便在深秋,每一朵也都盛情难却,似乎她们根本没有花期一说。
山脚的土壤的养分被开得异常烂漫的花朵所吸净。田地间庄稼稀稀落落,就算是幸存的三两丛像是溺水的孩子一般手足无措。它们还未感受过来自大地的爱意。
此地居民们理所应当恼怒和叹息,唾骂这疯狂到漫山遍野的花。那郁结的神情玫伊已经体会了不知多少个年头。只是她一直不懂那些人为何明知道现实不幸,仍要将飘渺的希望寄予神灵。
可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不远处的山脚下,远至而来的宾客居于位席之首,旁边端坐的人们举起他们数十年未使用过的高脚杯,殷红的酒水摇晃着,伴着人们欣喜的语句和酒杯铛啷的声音。
在玫伊的记忆中,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没有现在笑得开怀过。
宾客面容甚是冷漠,长发墨黑,眉眼狭长,手中的弓箭即便在餐桌上也未舍得放下。
玫伊忽然觉得那人好像和黑洛有种相似的气息。
至于具体是什么,她除了寒冷,并没有确切感知到。
有声音勒令,人们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向那穿着长袍女子所在的位置,眼神写满憧憬。
“我是旅行至此的法师,追踪异变已久。”声线却是意想不到的甜美。
“是的,不用慌张,生死与离别早有预谋”
“你们的不幸都是源于某人偏执的诅咒”
“请告知如下地点,我将消灭罪恶的源头”
罪恶…?诅咒?
“啊,欢迎您,远行至此的善良的法师”
“您一席话,解释了压抑多年的懑愁”
“在您凯旋归来之时,我们将为您吹响胜利的号角”
“架起冲天之火,焚尽那可恨罪人的血与肉。”
白发少女愣住了。
花环滚落在脚边,好像很遥远,却被一双白皙的手捡起。
“白?”

一切好像都离自己的憧憬越来越远了

迄今为止还有主教/暮因/尤普/奈坡没有任何有信息量的曲子)说实话真的很想知道他们的故事orz

啾啾存:

好那就评论投票,直接数字即可,最多选两个


超过两个的不算哈


得票最多的两个下一首就他们了√


截止日期是新曲发布


0.主教艾坡隆


1.第一分裂者-麦尔库林


2.第二重塑者-威诺希


3.第三公主-暮因


4.第四分裂者-麦尔兹


5.第五掌控者-尤普提尔


6.第六刽子手-萨腾努斯


7.第七执行人-尤拉努斯


8.第八悲泣者-奈坡图尼


9.第九巫女-普路同



关于盲

再一次回读感觉明白了更多(〃′o`)我永远喜欢黑白!

啾啾存: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心脏在颤抖。那支箭的触感和带来的疼痛感并未因为转生而消退,反而变成了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的常态。


 


还有那火,致使她每次看着自己时眼中都只有黑干的枯骨。


 


丑陋极了。


 


她活动活动身子从地上爬起,环视四周。这空间里宽广且空无一物,唯有某个娇小的身影蜷缩在距自己不远处,抽泣着。


 


记忆突如汹涌的潮水般迎面而来,盲只用了一秒便想起了之前所有的事情,只用一秒便记起了自己应该恨的人。


 


“别哭。”


 


她不肯上前,也不愿上前,只立在原地冲那身影冷冷地说道。


 


意料中的同数百年间一样,毫无回音。


 


“真是委屈你了,这一世投入这么卑贱和低劣的躯壳。”


 


女孩听得那词,蓦地止住了哭声。


 


“两株冷漠的……也当盛开了。”


 


女孩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但她只自顾自地慨叹着。


 


“说好的一起观赏一起憎恶……居然还会追求这么无聊的东西。”她翻看着女孩的记忆,毫不顾忌地将每封信上的每个字都映在眼底,就差高声朗读了。


 


她知道那女孩想阻止她继续翻看,她也知道那女孩并没有勇气这样做。或者,是缺失了应有的愤怒感。


 


“我是盲。从今以后,你的世界将由我导演,”她笑着回过身凝视那女孩,白色的眼珠在黑色的眼眶里闪着微弱的光,“我让你去感受所有——反正这次时间无限。”

我是说有时候,你不得不放下胜负欲去悉听尊便。以及,不要放弃希望,即使逼迫自己微笑。

祝最喜欢的零羽酱生日快乐!
无论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ε` )♡

谢谢您 谢谢您让我重新拾起这份热情 我和它阔别了太久了

这是我嘛Σ(っ °Д °;)っ
好像还挺可爱的嘻嘻